我的诉求 有新的变化 点击查看
我的申报 有新的变化 点击查看
您好,欢迎访问荣成企业综合服务平台
浏览量:
请登录 | 注册
您所在的位置:  首页 > 廉洁政企 > 详情
中国纪检监察报丨“绝不让战火烧到祖国大地”
发布时间: 2021-12-02 发布者: 工信局 7 次 浏览量 
工信局
数据来源:
审核意见:通过

    “现实远比电影呈现的更残酷啊……”10月12日,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92岁的抗美援朝老兵田序华,在家人的陪同下观看了电影《长津湖》。回家后,田序华反复摩挲着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”,泪光闪烁,久久不能释怀……

       田序华15岁参军,17岁入党,经历了孟良崮战役、豫东战役、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等数十场战役,身上多处受过枪伤。在这些伤疤中,最让他刻骨铭心的是右侧小腿上的一处,那是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时被迫击炮弹片穿破留下的伤口。每逢阴雨寒天,伤口便隐隐作痛,让他不时想起70多年前那场战争的悲壮与惨烈。

       1950年,时任第9兵团20军59师176团2营5连3排副排长的田序华接到“立刻移防”的命令,便马上乘火车秘密北上,紧急入朝到达长津湖地区。那是朝鲜北部最为苦寒的地区之一,海拔在1000至2000米之间,志愿军赶到时恰恰赶上了50年不遇的极寒天气,夜晚温度达到零下40摄氏度。在这个温度下,一口唾沫吐出去,在空中就开始结冰,掉在地上就是一个实心冰块。晚上休息时,战士们找个雪窝子两两靠在一起,有的人没等到天亮就冻死在里面了,却仍然保持着战斗的姿势,成了一座座冰雕的“丰碑”。为了隐蔽行军,战士们不能生火做饭,只能把硬邦邦的土豆放在胸口,化开一点啃一点,再化开一点再啃一点,有不少战士都把门牙硌掉了。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,田序华牢牢地端着冰冷的枪,手与枪冻在了一起,稍有动作,就会连皮撕掉,但他依然时刻保持警戒,随时准备冲锋陷阵。

       敌人是有坦克、迫击炮、战防炮等重型武器的美国王牌部队,而我们志愿军只有少量火箭筒、无后坐力炮,在零下几十度的严寒条件下,我们三分之二的炮弹成了哑弹。这仗,还能打吗?“往前冲,遇上就打!”田序华回忆道,这是他的连长刘福全70多年前下的命令,也是包括他在内的志愿军战士们的进攻号角。

       1950年11月,田序华所在部队接受了攻占死鹰岭的任务。死鹰岭位于长津湖南端,连接着下碣隅里、柳潭里,属咽喉要道,也是敌我两方的力争之地。为了夺取死鹰岭制高点,抢占有利作战位置,田序华和战友们冒着枪林弹雨往前冲。为了节省弹药、提高投射精准度,他们选择近距离射击和投弹,将敌人一个一个击毙……“当时心里只有一个信念——一定要打赢这场仗,绝不让战火烧到祖国大地。”田序华说。

       很快,英勇善战的田序华成了敌军的重点击杀对象,于是,更加密集的子弹朝他射来。田序华只觉手部一麻,是举枪的左手中了弹,随后他用右手托起枪继续战斗,一转身右腿又中了一弹,他无奈地倒在了地上。此时,头上的敌机更加猖狂,乌鸦般地结队俯冲、扫射。田序华咬紧牙关,翻身、扶抢,拖着中弹的右腿继续与敌人战斗,滚烫的鲜血融进了异国冰冷的土地……

       就是用这样的打法,在长津湖战役中,中国人民志愿军把曾经不可一世的美军陆战1师,打得乘船逃离,这也成为美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溃退。在这场战役中,田序华所在的连队由130多人减员到50多人,连长刘福全英勇牺牲,而田序华身体里至今仍残留着这场战役留下的弹片。

    “为什么战旗美如画,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……”时光飞逝,曾经的热血青年如今已是耄耋老人。对田序华这样的老兵来说,很多事情都已经记不清了,但一提起曾经的战事,他们的记忆立刻变得清晰,他们讲述的故事依然慷慨激昂。“和平来之不易,我们不仅要珍惜现在的好日子,更要继承先烈们的斗争精神,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越来越强大。”田序华语重心长地说。

 

 

 

附件: 无